箫仪

冷CP坑底坐穿

突然觉得P1好好看,就来个2018.08.21 南浔古镇打卡吧。

紫藤

《妻妾成群》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三四姨太CP文。因为看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时一直有人刷这个西皮,看没人产粮,就写了点。没写完,好多逻辑不顺。。
因为还喜欢史依弘小姐姐,所以苏舜的人物形象请脑补史姐姐(随便啦其实),毕竟我很喜欢《舞台姐妹》里面的秀竹水花CP哈哈哈哈

本来是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三四太太cp,后来写着写着拆了自己的cp。。。。没写完,估计今年也写不完了。

具体的情节参考原著《妻妾成群》,算是加点暧昧的心理完成这个百合吧。

紫藤1

  陈家花园爆出了两条新闻,镇上的人全都讨论开了:三太太梅珊含羞投井,四太太颂莲精神失常。
  三太太偷人自杀还说得过去,但文静的四太太好好的怎么疯了?知道陈家内情的人淡淡地说,不过是兔死狐悲罢了。

  颂莲印象极深的,是梅珊最后一次迷人的笑靥。

  在进陈府之前,除了陈家家大业大外,颂莲听的最多的是陈三太太梅珊的倾国倾城之貌。她总在烟雨迷蒙中想象着梅珊的模样;屋外飘来的菊花的香气,让颂莲觉得这该是梅珊的气味。
  颂莲被抬进陈府时,她在心里想着自己以后的日子,她觉得恐惧。但又有什么,让她的心稍稍定了定。
  她下了轿,管家告诉她,她的屋子是挨着三太太的。
  她突然明白了。
  梅珊,梅珊。

  梅珊从下人口中听说陈家又来了个四太太。
  以前她总会想,下一个小婊子又会是谁。
  她想过很多的样子,可那些样子都不应该是属于一个叫颂莲的。
  “颂莲。
  “她该有一张白净的脸,脸上嵌着黑宝石一样的眼,闪着小鹿一样柔的光。”
  梅珊兀自出神,丫鬟说四太太来见她来了。她冷笑,反正都是敌人,也没什么好想的了。她吩咐说不见,就说病了。
“ 能避一时就一时吧,若她也是个脸善的……”梅珊忽然有些讨厌颂莲这个名字了。
 

紫藤2
  颂莲被老爷陈佐千领着见了前两房。
  颂莲往往是喜欢见面识人的。她不喜欢大房毓如,看上去太老,有一种半只脚要跨进棺材的腐朽味。
  而二房卓云无意间便会流露出大家闺秀的风范,这种气质让人舒心。她对颂莲异常热情,总招呼颂莲吃些蜜饯什么的,可颂莲不爱那些零嘴,而且颂莲一心想快去见一见梅珊——那个她想像了无数次的女人。
  老爷却不愿带颂莲去见梅珊。颂莲自己早去了梅珊的屋子,可丫鬟说三太太病了,不见外人。
  颂莲要回屋,走过梅珊的房前,窗上挂着的是粉色窗纱,屋中透出一股什么草花的香气。颂莲站在窗前停留了一会儿,忽然忍不住心里偷窥的欲望。她觉得自己有些病态了。她屏住气轻轻地掀开窗帘,这一掀差点把颂莲吓得灵魂出窍。梅珊躲在窗帘后面也在看她。目光相撞只是刹那间的事情,颂莲便仓皇地逃走了。
  回屋的路上,颂莲止不住地想那张脸,原来这就是梅珊。她有些雀跃,心头颤了颤。
  梅珊也吃了一惊。她知道老爷会带颂莲见前三房的,便躲在窗后偷偷地望。她看见学生头的颂莲穿着粉红的绸衣走过来,她有些失望。但她又不出声看着颂莲轻轻掀起她的粉红色的窗帘,那是似少女怀春的心一样的嫩粉色。梅珊忽然想到了小情人相见的羞涩与大胆。她在目光相碰的那一瞬,看清了颂莲的眼,是闪着光的,但不娇柔。她目送颂莲仓皇逃走,有点滑稽。梅珊勾起了嘴角,原来颂莲长这样呢。梅珊有些喜欢这个女大学生了。她喜欢颂莲的羞涩与大胆。

箫仪
2016.07.16

PS:  后面写了很多,不过现在看看那时候的文笔。。所以大概也会坑。。

【梁祝夕阳红百合】千里婵娟

这是一篇电影《梁祝》开的脑洞
祝英台的母亲×院仕夫人
有些BUG别介意,毕竟强行百合233

第一章

  “进去吧,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。”花轿没走几步,祝老爷就发话,话音甫落,仆人零落地进院,没有人关心较远处山头的黑云来势汹汹。
  一场骤雨将至。
  要变天了。

    路上马车颠簸,祝夫人也思绪万千。她还记得那天的昏天黑云,那般压抑的气氛,以及苍白与桃粉的妆容。她只觉得滑稽荒诞不似人间。
  忽然有点气闷。她便掀开帘子,外边春和景明,又是一年春季。冬季的大雪后,草木萌发的春全然没有了去年的印迹了。花开烂漫,有孩童玩乐的声音,娇憨稚嫩。
  不知道英台当时是否也见过这样的景致。
  她想。
  祝夫人的神游被长贵和小灵子的谈话打断。
  “长贵,我们这一路的路费够吗?我们还有落下的东西吗?啊呀,我放心不下啊!”
   “嗨小灵子,我们都走了那么久了,你就别想那么多了。老爷生病时不是把能卖的都卖的差不多了嘛,本来也没剩多少家底了。把那院子卖了的钱也够我们一路去崇绮书院的了。再说了,到了那缺了什么也可以再置办嘛。”

  那张早已乌黑的脸又出现在她面前。她对那个男人也没多大情意,当年也无意于他,不过是氏族联姻,父命难违罢了,这些年也不过是扮演着妻子的角色。说来那男人对她不算差,大多时候都犯二,她也可以趁机“欺负欺负”他,比如假意防脂膏收缩狠狠地拍打他的脸。
  只是英台……
  一提起英台,她心里仍是无法言喻的痛楚。英台虽然不是她和那个男人爱的结晶,但也凝聚了她满心的爱意。英台是多么像年轻的自己,不过决绝更甚于自己。
  老爷病时,她端起药看见映在汤上的脸,都不敢相信,她总觉得看到的是英台的脸。那个曾经连转弯都要自己提醒的女儿,最后竟谁也没告诉地就那么跳进了坟中。几个月的时间也真是长呐,长到可以改变女儿,可以改变几个人的生死境况。
  老爷死后,她也没遇到什么糟心的事,遣了家仆,守着宅子度过了个寒冬。宅子后来也卖了几个钱,没怎么讲价,她本就不想对这些事计较太多,她只想早日摆脱曾经那些不堪的记忆。这十五年来的时间,耗费了太多心力,人间仿佛已历千秋。
  她缓缓放下帘子,靠着车壁,睡着了。

  待她醒来,正好到了崇绮书院。
  她听着流进耳里的琴声,心中竟一涩,眼里湿润。
  已经十几年没听到那么出尘的琴声,年少学琴的经历竟也恍如前世。
  她想起了院仕夫人,自己的师母,心中开始打鼓。她没先跟书院打招呼,直接就到了人家门口。她担心她们这种不速之客会吓到书院里的人。她疯狂地想着见面时应该说些什么,自己要如何回答,等打好了长长的腹稿,才算平静下来,才发现手心早已出汗了。
  长贵和小灵子驾轻就熟地办理着应做的事务,祝夫人也驾轻就熟地走在学院的路上。经过运动所用的草地,一群年轻人围成几堆,低声交谈,她没有看见院仕夫人。她又走向器材房,轻轻推开木门,看见一个人蹲在地上,摆弄着手中的鞠。她试探地叫了声“师母”。那人一惊,停止把玩鞠,猛然转身。待望定,那人才轻轻地回了一声:“你来了啊。”
  她还是没有想到第一句话是这样的,她原先所有草稿全派不上用场。她到那人面前依旧像个笨手笨脚的丫头。
 

  溃不成军,不成气候。

  那人见她不说话叫了声:“祝夫人?”
  她回神,只道:“叫我玉婷就好,就像以前一样。”
 

  PS 其实还写了后面一点,懒得去打字,估计写不完了

箫仪
2017.10.02

【卿涛】与卿好

发过,后来删了,,补发

与卿好

     这个脑洞存了好久了啊,结果现在才写出来,,不过终于写出来了,好开心啊~~管它写的好不好呢!

一、
     “快点,快点啦,我们就要追不上了!”一个女孩9子紧紧拉着另一个人的手,着急地说。
    那个女孩留着柔软的短发,笑起来有好看的酒窝,她叫晋卿。而后面那个被她拽着的人,是她的小姨,秦涛。
    秦涛的马尾辫因为她的走动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,跳跃着。尽管晋卿十分着急,但秦涛仍是慢条斯理的,声音也是温吞的,大概是走的有点累了吧。
  “卿卿你不用急,又不是不认路,大不了我们就不走了,坐在这里看看风景,等他们下山来就好了。”
  晋卿有点无语,这算是什么事啊!原本就是陪秦涛来爬山的,结果她倒好,先败下阵来。秦涛已经坐下了,晋卿也没法,只得跟她一道。“看看风景好像也不错啊。”晋卿想。
  秦涛很惬意地看风景,而晋卿在看她。
  秦涛的侧脸很精致,但也是温和的:秦涛的眼睛透出睿智,但也是温柔的;秦涛是晋卿一辈子的梦想,但同时也遥不可及。
秦涛也是晋卿的大学老师,晋卿去上大学时她的母亲才告诉她,她有个小姨在那教书。秦涛其实不是晋卿母亲的亲妹,而是表妹。因为秦涛不愿相亲结婚,便离家出走,和家里断了联系,但因与晋卿母亲的感情好,只把地址告诉了她一人。
   “你在想什么呢,想的那么入神?”秦涛笑着问。
     晋卿就假意在看风景,眼神偏了一点,心虚地挽了挽根本不曾遮眼的发丝“没看什么啊,我就是在看风景。”
     秦涛也不说破,就笑着拍了拍她的头,起身拉她“走啦!”
     晋卿不情不愿地站起,挽着秦涛的手,撒娇道:“涛涛,我们这个假期去云南玩吧!”
     秦涛愣了愣,很快恢复正常:“没大没小的,什么“涛涛”啊你要叫我小姨哎!”
  “才不呢!我就叫!涛涛,涛涛,我们去云南嘛,去嘛去嘛!”
  “你真是麻烦哎!”
  “那你就是答应了咯!你真好啊涛涛!”
    晋卿甜甜地笑着,抱着秦涛的手臂黏着她。

二、
    等秦涛再回家,晋卿已经连行李都收拾好了。秦涛傻了眼:“你怎么这么速度啊!”晋卿得意一笑,说:“那是当然的啦,什么事都要趁早行动啊,省得你到时候又反悔。”秦涛讪笑,眼神漂移“我那不是很忙吗,你也是知道的嘛,呵呵。”
    晋卿瞟了个白眼:“是啊是啊,反正如今你是逃不掉了,这次一定要陪我去云南的。”
    秦涛不可知觉地叹了一口气。

(由于我没有去过云南,所以略过玩乐的情节,哈哈-。-还有一些景物什么的可能会瞎说,所以笑笑就过了哈。。)

    秦涛心情有点差。因为晋卿到了云南就有点心不在焉,总是发呆,问她却什么也不说。
  “好像也没有什么,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秦涛想不出什么法子只好静观其变。
     她们是自驾游,很随意,晋卿一早就做好了攻略。就像三毛对撒哈拉有前世的乡愁,晋卿一直很想去看看滇江,她一直放不下云南。

    晋卿步到滇江边上,望着绿波流淌,她又开始头痛了,一些零星的片段刺进她的记忆,夹着苦涩甜蜜的情感。她知道,她一定少了很重要的东西,她来到云南就是要把那些失去的找回来。
    到了晚上,晋卿总是做梦,梦到一些古人。那些人的服饰异常华美精致,晋卿连上面繁复的花纹都看的一清二楚,但她就是看不清他们的脸。晋卿像看戏一样地看完了他们的一生,到最后,她才看清了人物。那是她和秦涛!她看见她抱着秦涛,秦涛穿着男子的中衣,上面有星星点点的血。梦里的秦涛瘦削挺拔,剑眉笔挺插入鬓中,但眼睛紧闭着,脸色苍白,显出痛苦的样子,嘴角还有血迹。晋卿的心一抽,生生地疼。她知道因为她跟梦里的自己一样心疼秦涛,因为自己早就爱上秦涛了。
   晋卿看到梦里的她自己,拭去秦涛额上的薄汗,擦干净嘴角,小心地照顾秦涛。场景破碎,然后她就看见自己跪在地上,流着泪乞求上苍救秦涛一命。她听见自己说:“民女梁素华一生没做过什么坏事,我家丈夫郦君玉更是心地善良,望上苍垂怜,保佑明堂好起来,民女愿意一命换一命!”
  晋卿惊醒。
  梁素华,郦君玉。
  晋卿知道了全部。

三、
    戏已经开场很久了。台上的人也已唱到:“为救李郎离家园,谁料皇榜中状元……”
   秦涛正看得入神,耳边却传来清冷的声音:“相比冯素珍,我更爱孟丽君的故事,你明白吗?”秦涛偏过头,晋卿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台上,秦涛不确定刚才的问话到底是在问她,或者只是晋卿的自言自语。可下一瞬晋卿就转过头来,原来盛满星光的眼睛被一层迷蒙挡住。秦涛看着她扯出一个很丑的笑,看她很慢、很清楚地说:“孟丽君还有一个青梅叫苏映雪,秦涛,你记得吗?”
  秦涛一愣,随即垂下眼,晋卿看不见她的眼睛,但可以听见那细微如蚊子叫的回答:“我记得。”
  晋卿觉得自己被这声音叮了心口,痒得很,却又挠不得。

  那已经是七百多年前的故事了。
  那个时候秦涛还叫孟丽君,而晋卿还是苏映雪。
 
  正如戏文里唱的那样,孟丽君是云南人氏,苏映雪是奶娘的女儿,孟夫人见苏映雪母女孤苦无依,动了恻隐之心,而且自己的女儿也需要奶水哺养,便收留了她们。苏映雪的父亲是一个读书人,那点文人气质苏映雪也是似了几分,孟夫人挺喜欢她,就让她同孟丽君一同识字读书。
  是以苏映雪倒不像丫鬟,才情远胜于寻常女子。孟丽君虽然天资聪颖,可性子不似苏映雪那样柔软,并不向往与世间一好男儿举案齐眉的日子。她常与男眷比试文采,连她的哥哥也不是她的对手。对此孟丽君更是坚信了谁说女子不如男的道理,并且越来越不甘心只当个好妻子、好母亲。
  孟苏十七岁那年,皇甫家少华与刘家奎璧一同求娶孟丽君,孟老爷十分为难,皇甫是将门之后,刘家更是皇亲国戚,如何是好?      那便比武吧。
  皇甫少华毫无悬念地赢了比试,可刘奎璧心有不甘;再者他当时望见了在绣楼上观看的苏映雪,心里一荡,将她错认成孟丽君,心中爱慕难舍,用尽一切办法都想与之成婚。于是他使计骗自己在京城的父亲,说是皇甫少华落败,自己赢了比试却娶不到孟丽君。天高皇帝远,他父亲自是不了解真相,但一听怒火骤起,自己的儿子怎能让他人欺负了去?加之自家本来就与皇甫家有嫌隙,刘老爷便陷害皇甫将军通敌叛国,用权势逼迫孟丽君下嫁。
    后来孟丽君逃了婚,留下书信让苏映雪嫁给刘奎璧,可苏映雪大婚那日跳了河,竟被相国夫人救起认了干亲,就这样谁也不知道地成了相国家的小姐梁素华。
    再后来孟丽君易名为郦君玉,上京赶考中了状元,还被梁素华的绣球砸中,两人倒是成了婚,做一对假夫假妻。而那刘家的奸计早已被识破,皇甫老爷还被封作武宪王,一时风光无限。皇甫少华得了孟丽君遗留的小画,为孟丽君的美貌折服,之后神魂颠倒,见孟丽君与自家老师郦君玉十分相似,又听说了郦君玉在孟夫人那里承认了自己是孟丽君的消息,便上朝希望天子赐婚。郦君玉拒不承认。之后又是这样的风波,天子于是设计灌醉郦君玉,让宫女乘机脱了他的鞋,始知他是个女子,应该就是孟丽君。
    天子冒雨去相府表白心迹,孟丽君却惶恐不安,心中郁结无处排解,呕出血来。

    戏戛然而止。

    散场了。

    秦涛与晋卿两人出了戏院,是秦涛先开的口。
  “我还记得,我怎么会忘?孟丽君与苏映雪情同姐妹,不是吗?你还记得啊。”
“我怎么会不记得,你以前跟我讲过那个故事的,你还说以后让我和孟丽君一样做个女状元的。谁知道……”
  “是啊,谁想到你说要做苏映雪,把你外婆给气的啊,只说你这个娃娃没志气,哈哈。”
  “你还笑我,孟丽君只能有一个,妈妈说过你小时候放言说自己要做孟丽君,那我又怎么可能是孟丽君呢!”晋卿低着头,突然有点哽咽。
“秦涛!”
“什么?”
“你说孟丽君是否曾对苏映雪动过心,只是动过心而已,你说她有没有?”
   秦涛无言。
“她们两个明明一块长大的,而且还成过亲,怎么会不曾中意对方?”晋卿抬起头看着秦涛。
秦涛偏过头,神色不明“可是苏映雪说过她喜欢皇甫,已经在梦里定过盟誓。”
  “但苏映雪也说过会跟着孟丽君一辈子的,不是吗!”
    秦涛猛然回头,她的眼睛里有利光射出:“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”随即垂下眼,自嘲,“怎么可能呢?你怎么可能会知道……”
  “我知道的,我很清楚,我喜欢你,就像苏映雪喜欢孟丽君一样。”
    秦涛瞪大了双眼,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。
“那天孟丽君吐了血,苏映雪很着急,她苦苦哀求,求上天救孟丽君一命;不知是不是真的有心则灵,孟丽君真的有好转的迹象。但苏映雪不能再陪着孟丽君了,因为她许愿时承诺她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孟丽君一条命。苏映雪最爱的人是自己的小姐孟丽君!在她看来,自己的小姐就是天神一样的人,自己怎么高攀的起呢?而且那样的情感,是不会被接受,不会被人祝福的!能与小姐成婚,已经是苏映雪几世的福分。她那么爱孟丽君,为她舍去一条命有又何惧!”
“只是可惜苏映雪没有死,孟丽君也没有。她们只是忘记了自己喜欢对方,然后顺着一开始天帝的安排,与刘家小姐一同嫁给了皇甫少华。”秦涛顺着晋卿的话说了下去。
“怎么可能呢?这不可能的!”
秦涛叹了一口气“你没记得所有,是不是?”
    晋卿一脸茫然。
“其实孟丽君本是天上的执拂神女,而苏映雪是焚香女,她二人下凡是要嫁给同坠凡尘的东斗星君皇甫少华的,可哪知孟丽君爱上了苏映雪,不愿意舍下苏映雪,便拒不承认自己的身份。她哪里是贪慕荣华,舍不得元宰之位呢!她只是希望用宰相夫人的身份,把苏映雪紧紧地捆在身边!她一直以为苏映雪爱的是皇甫少华,她不甘心啊!可谁知就因为这样,孟丽君被逼迫,呕出血津。苏映雪为救孟丽君愿意换命,可你哪里知道其实你用十世轮回换了孟丽君那一生的平安,将一切推回到天帝安排的轨迹。
“等我重回天庭,却不见你的身影,问了其他仙友才知你又到了人间,还需要经历十世轮回才可重列仙班,我才知道这一切,冲撞了玉帝回来找你……可是你又如何记得?”
    晋卿只说这一世便是第十世的轮回,下一世便要回去,大概如此,记忆一点点回来了吧。
    之后两人无言。
    是秦涛打破了沉默。
“那你嫁给我吧,就只有这么一世了,如果我们还是没有勇气的话,那么一切都晚了!我们可以离开这里,甚至离开中国,只要找到一个可以让我们在一起的地方,我们要在一起!”秦涛看着晋卿的眼睛,很认真,很坚决地告诉晋卿。
秦涛看到烟花绽放在晋卿的眼里,看到她点了头。

PS;
我YY孟丽君留书信说让苏映雪嫁给刘奎璧是为了让苏映雪幸福吧,毕竟刘家是个富贵人家。因为苏映雪是丫鬟的身份,若是丫鬟的话定是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家了。

秦涛是孟丽君,晋卿是苏映雪的转世。执拂女下凡来找焚香女的转世,孟丽君找了苏映雪几辈子,最后终于找到了苏映雪的第十世。
这样看的话,其实我只是借着卿涛的名,写了孟苏的情。
我是因为任白知道的孟苏,我知道任白演过孟苏,我还看过一点曲词,觉得真是的爱意满满啊,就想知道是否真的如此。
     所以以前我看《再生缘》的时候,就觉得孟苏两人一定不是简单的姐妹关系。虽然很多都是我自己故意曲解原文意思得来的,但是既然能够被曲解,那我想自然是有点什么的。
     这一篇文要纪念的人好多啊,那就这样吧。
    
记孟苏 记任白 记卿涛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箫仪
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01.14

【静惠】半世安

在老福特上发过,后来被我删了。。再来发次。因为本人是冷CP痴恋者,所以都是在北极圈的拉娘哈哈哈
本来想写静莅,还是写了静惠,以后再说吧,反正三个女人的CP我都喜欢哈哈哈

半世安

    几十年的时间转眼匆匆已过,边境战火熄了又起,燃了又尽,反复无宁。可远在金陵的梁宫,仍如武帝萧景琰初登基时的安稳。
   芷萝宫还是飘浮着原来的药香,太后舍不下住了半辈子的芷萝宫,依旧住在里面。尽管武帝事务繁忙,但忙里偷闲,总会来母亲这吃些药膳,饮杯静心茶。母慈子孝。
   景琰每次来总会看见惠妃——现在已经是太妃了——坐在一旁。两个女人在宫里呆了大半辈子,从前梁宫旧人死的死,散的散,到最后竟只剩得她们二人了。武帝摇了摇头,像是为这些女人叹息,离开了。
    太后还像几十年前一样翻着医书,静静地捣着药,太妃就坐在她身旁,玩着篮子里的药材。药材在翻弄中带出微尘,阳光照来,像洒下一粒粒的金粉。太后在阳光的另一头,眉目温婉如画。太妃就呆看着。看久了,太后会停下手中的活,笑着问一句:“看什么呢,都痴了。”太妃便转开目光:“没什么。看阳光呢!”她知道自己的耳尖一定红了。
  
    李永惠这辈子最烦的事是进了宫,最幸运的事也是进了宫。曾经的她想到自己的韶华都要葬在这红墙黄瓦之下,心灰意淡,但上天到底仍有点良心,让她在二十三岁那年遇上了林静安,就是现在的太后。那时李永惠还是惠嫔,而太后还是个小医女。
   李永惠还记得那时宸妃得宠,她也去拜访过几回,可次次都被挤在最后,也没见到宸妃的面,倒是那个小医女林静安一次见她被推搡着倒了地,扶起过她。李永惠仍记得那日阳光正好,她抬眼时,微尘似在林静安面前笼了一层薄纱,看不清眉眼。李永惠知道眼前人定是宸妃宫里的,赶忙道声谢,不好意思再去拜会宸妃,便急忙走了。没走多远,永惠回头一望,林静安还站在原地。一阵微风吹来,带着淡淡的药香。永惠背过静安,向外走,悄悄深吸了口气。永惠不争气地红了脸,加快了脚步。
   永惠想到这不自觉地一笑,她想,这辈子没有被埋在宫闱里,全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带着药香安静的女子。她甚至庆幸皇帝有三宫六院,需雨露均沾。长长的宫墙并没有围住她的自由,而是将她和林静安缠的更近。

   林静安一直记得那个冒失害羞的宫嫔。林静安第一次见着李永惠是在一条小路上,那时她正跟在宸妃后面散步,迎面看见一个女孩子冒冒失失地撞过来。那个女孩就是李永惠。李永惠很害怕,不敢抬头,林静安只能看清她头上素雅的步摇因为心中惶恐而微微颤动。宸妃大度,只叮嘱李永惠以后好好看路,就让她离开了。当她经过林静安的身旁,静安听见李永惠的喃喃自语:“掉到哪里了啊,这可是我花了好大力气才绣好的香囊啊。”语气都是懊恼。林静安好奇,又回头看了她几眼,就轻笑起来。她分明看见李永惠的香囊安安静静地挂在她身后。
    再见面,林静安先认出来李永惠的步摇,才知道李永惠就是那个女孩。林静安一直目送着李永惠离开,她看见当时那个“失踪”的香囊好好地挂在李永惠的腰旁。“看来最后发现了啊。”林静安又笑了起来,她甚至可以想到李永惠发现香囊时惊讶泄气的样子,“一定很好玩吧。”

   太后微笑,加快了手中针线穿梭的速度。
第二天太妃来芷萝宫,太后把昨夜里绣好的香囊递给太妃:“最近宫中有些风言风语,你素来胆子小,夜里怕是睡不安生吧,呐,这个香囊给你。”太妃接过香囊,放在鼻下轻嗅:“好香啊!”太妃把自己身上那个针线粗糙的香囊解下,把新制的、带着芷萝宫药香的系上。她坐下,不停地看着,摩挲着上面的纹饰——是几枝红豆。她没有注意那个被换下来的香囊系在了太后的腰间。
“今日阳光很好,走吧,出去晒太阳。”太后拉着太妃的手,走到院中,两人躺在泛出丝丝凉意的藤椅上。太妃微眯着眼,偷偷望了望太后,之后很是满足地闭上了眼。
“今天晚上应该会睡得很好吧。”她想。
   
箫仪
2017.01.27

  

1..香港中央图书馆。超级大,资料特别多,设施也好。反正超级喜欢。

2.听说已经绝版的《姹紫嫣红开遍——良辰美景仙凤鸣》三大件只有这个中央图书馆有,所以才来的。一开始以为借阅手续会很麻烦,讲国语的我特别怕2333但后来看每层的分类,书架的分类觉得应该去找得到,就一层层找过了。后来找到了第三卷,就问了问其他两卷,结果就借到了,一直看。讲真😀😀😀图书馆的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是我到港以来遇到的态度最好的😏😏😏果然知识对人的教养素质是非常重要的,我真的超级感动。

3.仙姐很好看。图书馆有些书不可以拍,也不可以带走,我坐在特殊借阅处,偷偷拍了张。。。没有去复印,那张戏剧《紫钗记》海报任白都很好看,但我只能悄悄拍下仙姐的,拍全部太明显了。。

4.翻翻关于京剧的书,就看到史依弘小姐姐被称为全能型京剧表演者[愉快][愉快]厉害。

1.香港,钟楼 弥敦道 维港 跑马地 叮叮车 南丫岛
2.澳门,大三巴 炮台山

关于《声乐教师》疑问

弱弱的问一句,
1.《声乐教师》为什么没有了?木大大也不见了。。
2.《声乐教师》更到多少了,完结与否?

求告知~
多谢!

【月出东山,明珠在天,佳人何处,千里婵娟】

【年年中秋皆一般】

【明月照人回,又是一年啦】

啊呀,这些画面好美啊,院仕夫人好有风韵啊,好喜欢啊。

出自老怪的《梁祝》。

中秋快乐啊。

求助

发这条是因为想知道卿涛党总共出了几本实体书哈哈哈。求助还有多少可以订。《樱花树下》已订。